學前教育 > 最新要聞 > 正文

幼兒園去小學化實質是堅守和捍衛兒童立場

[來源] 中國教育新聞網 [時間] 2018-11-07

幼兒園去小學化,從表面上看,就是指幼兒園要拒絕小學化教學內容、小學化教學方式、小學化教育環境和小學化評價方式,從本質上理解,其實就是對兒童立場的堅守和捍衛。兒童立場,簡而言之,就是指教育要從兒童出發,從兒童身心發展的實際出發來思考兒童的成長與發展的問題。教育唯有承認兒童立場,方可在幼兒園和小學之間修籬種菊,讓每個孩子擁有快樂的童年。要做到這一點,則必須處理好以下幾種關系:

去小學化教學內容,強調幼兒園課程生活化

很多幼兒園提前教授漢語拼音、識字、計算、英語等小學課程內容,給幼兒布置小學內容家庭作業,幼兒園成了小學教育的提前延伸。其實,關于幼兒園到底該教什么,孩子們在幼兒園到底該學什么,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“生活教育理論”早就告訴我們:生活即教育。我們知道,3—6歲的幼兒身體發育尚不成熟,思維仍以具體形象思維為主,他們對客觀世界的認知是從感知覺開始的,具體、形象、直觀感知是幼兒學習的特點。

幼兒的學習是以直接經驗為基礎,在游戲和日常生活中進行的。為此,幼兒園教育應從現實生活中挖掘教育資源,把各種教育內容與幼兒的現實生活相聯系,把教育活動同幼兒的生活活動相結合,寓教育于一日活動之中,讓大自然和社會成為幼兒學習的活教材。

去小學化教學方式,強調游戲是學習主要形式

幼兒園小學化教學方式傾向主要表現為,課堂上教師主要采用小學常用的集體教學方式,按照教材內容來上課,通常是教師講、幼兒聽,教師做、幼兒看,教師領讀、幼兒跟讀,缺少直觀生動的教玩具操作和游戲活動。本該是游戲點亮的快樂童年,卻過早被死記硬背的知識所捆綁。

正如英國教育理論家懷特海所言,“就教育而言,填鴨式灌輸式的知識,呆滯的思想不僅沒有什么意義,往往極其有害——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最美好的東西遭到了侵蝕”。游戲是兒童的需要,游戲是兒童的權利,游戲更是兒童的學習方式。陳鶴琴先生關于“游戲”早就說過,游戲是兒童的生命。游戲就是工作,工作就是游戲。

幼兒園的孩子正處于用感官認知世界的時期,游戲為幼兒的學習、探究提供了直接感知、實踐操作和親身體驗的機會,游戲中的幼兒自由自主、身心愉悅、注意力集中、思維敏捷、想象力豐富、創造力不斷,游戲不僅喚醒了幼兒的求知欲,更激發了幼兒的學習興趣。

去小學化教育環境,強調以幼兒為中心的環創與利用

環境是一種隱性的教育資源,環境對人的作用和影響,早已成為人們的共識。可我們周邊仍有不少幼兒園的老師,對環境創設與利用的價值認識極不到位,孩子們的教室被排列整齊的桌椅所填滿,沒有與教育內容相匹配的區角活動,更談不上滿足幼兒個體需要,可以動手操作、自主探究的環境與材料。為數不多的玩教具、游戲材料和圖書,被冷落在教室最不起眼的角落,在這里,孩子們找不到自己感興趣的環境與材料。

如何讓環境成為幼兒的第三任老師,如何讓環境發揮應有的教育價值,那就必須堅守以幼兒為中心的環境創設與利用的立場,從幼兒出發,把幼兒的需要、幼兒的生活、幼兒的參與、幼兒的關注作為環境創設與利用的出發點、落腳點和關注點,順應幼兒的年齡特點和興趣愛好,創設自主、開放、可變、可操作、可實踐的游戲區域,善于利用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和自然環境,多提供半成品或一些安全、衛生的低結構材料,讓幼兒在與材料的互動中獲取經驗的積累。

去小學化評價方式,強調幼兒學習品質的培養

幼兒園教育小學化傾向也表現在對幼兒的評價標準和評價方式上。有些老師把字寫得好不好、算術題做得對不對、英語單詞背得熟不熟等內容作為評價幼兒的標準,把幼兒掌握知識與技能的多少作為評價幼兒教育質量好壞的依據。在這種重結果、輕過程的教育評價體系中,教師不關心幼兒的興趣點,也不關注幼兒是如何學習的,以及在學習中遇到了哪些困難,有哪些“魔法時刻”的表現,忽略了幼兒的社會性、情感等領域的培養和關注,也忽視了幼兒的個體差異。

切忌用一把“尺子”衡量所有幼兒。幼兒在學習過程中表現出的積極態度和良好行為傾向,是終身學習與發展所必需的寶貴品質。所以,教育評價要立足于尊重和保護幼兒的好奇心,從有利于幼兒養成積極主動、認真專注、不怕困難、敢于嘗試探究的學習品質出發,促進幼兒良好學習品質的養成。

筆者以為,把幼兒學習品質視為教育評價的內容和方式,這是對兒童立場的堅守。因為,教育既要尊重兒童當下的年齡特點、興趣愛好和個性特征,還要指向兒童的未來可持續性發展。堅守兒童立場的教育評價,才能真正激發和引導幼兒健康快樂成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網原創
秒速赛车害了多少人